中新社内蒙古分社 • 正文
 中新新闻

社会化服务走进内蒙古草原深处:民营企业助力打通“最后一公里”

2020年09月09日 16:36   来源: 中新网

图为罕乌拉牧民服务队正在打草。 周宏波 摄

  中新网呼和浩特9月8日电 (奥蓝)“现在找我们服务队打草的牧民越来越多了。我们嘎查72户牧民有打草场,今年有40多户跟我们预定要打草,2018年刚成立时候是20多户。”金秋9月,内蒙古草原上的牧民纷纷开始打草,为牲畜过冬做准备。 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如今越来越多的牧户选择请别人来帮忙打草。乌日呼是锡林郭勒盟洪格尔高勒镇伊和宝拉格嘎查的党支部书记,同时也是当地罕乌拉牧民服务队的成员。“服务队是几个牧民一起注册的个体工商户,除了秋天的打草、捆草、拉草等,平时我们也会帮牧民扎网围栏。每年打草季都会有不少牧民加入我们,他们付出劳动力,也能赚不少钱呢。” 

  在地广人稀的内蒙古草原上,随着道路、电力、网络的逐步覆盖和现代化手段的逐步推进,牧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短板正在慢慢被补齐。这其中,大大小小的地方民营企业功不可没。他们不仅大大方便了牧民的日常,同时还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牧民的生活和生产观念,在草原上掀起了一场牧区现代化的小风暴。 

  除了打草之外,还有不少常规生产劳动早已成为“流水化”作业,由专业技能人员和专业服务公司提供上门标准化服务,为牧民减负。 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草原上人口结构老龄化现象也较为普遍。因为体力、精力和生产观念等的相对落后,洗羊、驱虫等日常劳作对于老年牧民而言总是更为吃力。

  创立于锡林郭勒大草原的伊克塞原本是一家兽药企业,如今也专门成立了畜牧服务有限公司。该公司中心办公室主任孙延春告诉记者,每年牲畜的打防疫针、换药、消毒、药浴、寄生虫检测等都是“热门”项目。“我们专业、高效,还有售后体系。” 

  此外,草原上还专门建有“托牛所”,牧民可以把自家的牛寄养在这里,不仅解放了自己,也缓解了草场的压力。 

  “这个项目是我们公司跟当地牧民合作的,他们来提供场地。”锡林郭勒盟溯牛巍尼斯牧场就是一家这样的机构。场长李国军告诉记者,和牧民家相比,这里的设备和工作人员都会更专业。“饲草料统一调配。配种、接生、晚上守夜都是专业工作人员,还有饲养员。” 

  随着牧区公共物流体系的逐渐完备,网销网购逐渐走进草原深处,无论是购买钢筋水泥、牧草、兽药或生活用品,还是卖牛、卖羊、卖奶食品,都比以往方便了很多。 

  在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,不少牧民家的牛羊都会卖给肉业企业。然而牧民家分布不均,从生活地将牛羊运输到企业成本较高。当地阿巴嘎额尔敦食品有限公司为解决这一问题,特地出资组建车队去牧民家中收购牛羊,解决牧民的运输费用,让牧民打一个电话就有车队来收购。 

  9月是牲畜交易的旺季,除了大大小小的线下交易市场之外,如今还有专门进行牲畜买卖的线上平台。赫牧尔畜牧业信息平台就是这样的存在,这是由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岗根锡力嘎查牧民合作成立的一家公司。即使在淡季,该平台的日活跃量也能在4000人次左右。 

  “之前卖牛的找不到买牛的,买牛的也找不到卖牛的。如今都可以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交易。除了锡林郭勒盟,像赤峰、通辽等地也有很多牛在平台上交易。我们最近正在升级,希望能给大家更好的体验。”嘎查长布仁巴雅尔提起这个平台有点自豪,“发布交易信息、图片等都是免费的。平台上唯一收费的项目是发布视频,需要缴纳每年38元的会员费,人们也都挺认可的。” 

  还有不少针对牧业生产的技能培训和产业升级也由企业“包揽”。 

  如今的草原上,“牧民+合作社+企业”的合作模式在草原上也日益普遍。牧民通过合作社,将肉、奶等提供给企业。反之,企业为了获得质量合格、符合行业标准的原材料,也纷纷主动提供设备、技术和指导,承担起牧民的产业升级改造。牛羊要怎么喂?什么样的牛不能挤奶?马奶怎么挤?半成品原料要如何加工保存……这些知识如今不少都是靠企业“输送”到牧民家的。 

  “锅、储藏冰柜、挤奶设备、监控设备、不定期指导……如今都是机器挤奶,先给牛乳头消毒,之后把机器架上,人就不用管了。”牧人恋是锡林郭勒盟阿巴嘎旗的本土乳制品生产加工企业,当地不少牧民都是他们的原材料提供者,负责人张明明谈起对牧民的产业扶持滔滔不绝。“我们作为企业,希望能跟牧民抱成团,共同发展。如今已经跟当地合37户牧民合作,未来的计划是50户。统一规划、统一弄好,我们企业和牧户就能更好对接起来了。”(完)

编辑:奥蓝
图片新闻
  • 和林格尔县召开兑付企业优惠政策及改善营商环境大会
  • 鄂温克族“太阳姑娘”伊拉嘎:不作“守艺人” 要当“创艺人”
  • 疫情之下 昭君故里茶商急着到内蒙古“走亲戚”
  •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举行首届“草原云谷杯钢琴声乐大奖赛”
  • (抗击新冠肺炎)内蒙古“最严重”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61天后治愈出院